我的前半生

Aibai Fashionable Moms

这里是您的免费日刊,每天都会有我们为您提供的孕期知识,育儿知识,情感美文,老专家的“空中门诊”视频,以及我们的最新活动消息,
让您第一时间掌握孕期的各种资讯。做个时尚的孕期达人,潮爸潮妈!
当前位置:首页爱败潮妈 〉我的前半生

我的前半生|美德因姜春善

2019-08-22 09:27:22      人围观
VBAC(剖宫产后阴道分娩),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陌生词汇。在计划生育时代,没有人考虑二胎怎么生,只想着“一剖百了”。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,经历过剖宫产的二胎妈妈们开始恐惧在子宫上“再切一刀”,但即便如此,“剖后顺”是过去人们不敢想的事情。
 
2015年,美德因妇儿医院首例VBAC分娩成功,开启了东北地区分娩新时代,而在这背后,是怎样的际遇让患者勇敢成为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?医生是否承受着巨大的风险和压力?
产房里的真实故事
 
1985年,姜春善从中国医科大学医疗系毕业,成为了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的一名妇产科医生,正如所有刚从校园踏上工作岗位的青年人一样,她对这份工作充满了热忱。
 
「妇产科急诊多、夜班多、重症多、变化快,在新生命没有降生之前,情况随时会发生变化,妇产科医生要始终处于待命状态,要有直接冲上去抢救的准备……」

「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天值班刚要走,突然听说有患者在外科急诊室休克了,疑似宫外孕。正赶上那天电梯故障,患者还没有家属陪同,我们几个值班医生一看不能耽搁时间,就这么一起硬是把她抬到了6楼手术室。当时患者已经双便失禁、血压为0了,我们一边进行抗休克,一边紧急开腹探查,瞬间能有三四千毫升的血直往外涌。为抢救生命,我们立即启动了自家还血程序,将患者腹中的血液无菌纱布过滤后,再快速输回体内。经过多个小时抢救,患者终于脱离生命危险,那一次,切实感受到了什么叫‘起死回生’,也深深地感受到了作为一名产科医生的神圣与伟大。」
对于在公立医院工作的十几年,姜春善直言:「虽然辛苦,但是见过了成百上千个新生命的诞生,经历了上百场重大病患的抢救,听到了重患转危为安时家属诚挚的道谢,这些时刻都让我感受到了‘健康所系、生命相托’的真正含义,也强大了往后面对各类病患时的信心。感谢这段经历,一些最难忘的回忆都发生在这里。」

多年旅日研修,把最好的医疗带给中国
 
2000年,姜春善随家人启程赴日本,开启新的工作和生活。
 
「中国现在的医疗技术在国际上已经非常领先了,但在20年前,和日本的差距还是很大的,到那边的第一感觉就是震撼,这种震撼不只是医疗仪器和技术的先进,更是被医护人员严谨的工作作风所感染,医生敬业负责、勇于实践、敢于探究,这样的态度非常利于医学的进步和发展。」

由于之前在国内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,姜春善在日本静冈县市立医院工作期间,无论是临床工作还是科研工作,都得到了院内领导的高度认可。日本经济新闻曾经对她进行了两天的跟拍采访,希望通过她的事例,吸引更多国外医疗人才到日本工作。

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报道姜春善在日本行医
「在我看来,医生是个崇高的职业,是拯救生命的天使,妇产科医生更是一手托两命,责任重大,要对患者负责,对自己负责,对自己的国家负责,无论在哪里工作,都要有强烈的使命感在心间。」
姜春善与美德因“baby联合国”
在日本研修期间,姜春善学到了很多、收获了很多,还将国内的临床经验与日本医生进行了交流与分享。这段时间内,她发表了多篇国家级学术论文,内容涵盖宫外孕的诊疗、妇科肿瘤的诊疗等,医疗技术受到国外医疗机构的高度认可。

VBAC 的先行者
2015年——国家单独二孩政策放开的第二年,美德因第一例VBAC(剖宫产后阴道分娩)患者实施成功,在这之前的东北地区,几乎没有产妇主动要求“剖后顺”,也没有医院敢尝试“剖后顺”。
 
「在日本的时候,我发现他们很多都是一胎剖二胎顺。后来我查了很多资料,发现他们VBAC已经做了几十年,有好几万例,成功率相当高,甚至和正常分娩的成功率差不多,他们说只要前次剖宫产手术切口愈合良好,就可以考虑剖后顺。」
姜春善的第一例VBAC患者,是一位想要多胎宝宝的韩国产妇,在充分检查评估后,姜春善决定满足她想“剖后顺”的愿望。首次VBAC的实施,姜春善内心承受了巨大压力,“只能成功,不能失败”。但凭借着多年的海内外临床经验,这一例VBAC在医护团队的严密监察及努力下,成功进行了自然分娩!
 
第一次VBAC的成功,给了姜春善极大的鼓励。也正是由于这一次的成功,才有了后来的第二例、第三例、第十例……才让一个又一个剖宫产术后的二胎妈妈,有机会实现了顺产的愿望。
「医学事业是人类永无止境的事业,没有最好,只有更好.面对无数复杂的具体病例,只有更加努力地钻研医学知识,不断探索新的治疗技术,才能经受未知的挑战。」
 
生育是一场伟大的事业

「干了这么多年妇产科医生,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妇产科工作,喜欢迎接新生命时的那份感动,也喜欢与患者披荆斩棘,共同守护生命的那份力量。无数的小生命在这里开始了人生的起点,无数的家庭在这里开始了天伦之乐,当小生命经我之手降临人间,倾听他们来到世间第一声啼哭时,无论多累都会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欣喜和快乐。」
「我认为生育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,我见过很多患者,她们告诉我,生孩子我都能做到,还有什么事是我做不了的?生育会让人成长,让人变得坚强,如果还有机会,我愿意帮助更多准妈妈来完成这一伟大的事业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