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Madein Hospital

美德因妇儿医院(Madein Women’s and Children’s Hospital Shenyang)是一所集妇儿医疗、保健、预防、健康教育为一体的涉外高端妇儿专科医院。
医院秉承国际医疗JCI标准,通过国际化的专业医疗团队、护理团队、服务团队为广大妇女儿童提供高品质的医疗服务。
当前位置:首页医院概况 〉新闻中心

我的前半生——美德因刘伟

2018-10-26 10:04:51      人围观

  

 

  今天美德因的办公区里提到了前一阵热门的电视剧集《我的前半生》,副院长刘伟说道:我的前半生都给了妈妈和婴儿,真是名副其实的前半“生”!我们都欢笑起来,一次有趣的议题也产生了。

  

 

  

 

  刘伟,主任医师、教授,硕士生导师、美德因妇儿医院常务副院长

  亲历过多少孕妇生产手术,还记得吗?

  那肯定得有上万了吧,87年开始,一天按照平均3,4个,你算算31年多少。

  最难忘的一次,能评选出来吗?

  难忘的太多了,最难忘的肯定是把患者救活了,那真的是比过年还高兴。就给你讲这一个例子吧。有一次半夜三点钟,我们院值班人员给我打电话说:“主任,我们来个患者,住院手续还没办理呢,妊娠39周了,在家里破水了,医学上叫做胎膜早破。肚子还没疼呢,胎膜就破了,她爱人正等着呢,她直接疑惑性意识丧失了,土话说人直接没有意识了。她属于胎盘低置,胎盘正常应该在底部,就好比一个倒置的鸭梨,鸭梨把这个位置,胎盘是不应该在这的,还没有把子宫口给覆盖上,它(胎儿)在这个口的边缘。”

  阴道一破水之后,宫腔里的压力一下就出来了,羊水会反噬到子宫的血管里头,然后从子宫血管进入体内,羊水对妈妈来说是一种外来的过敏原,它能够引起过敏性休克,甚至能够引发弥漫性血管内凝血,就是我们说的DIC。羊水栓塞抢救过来的成功率非常小,死亡率在80%以上,这位病人后来检查出是典型的羊水栓塞,还有一点她是产前羊栓。到了手术室她就开始牙龈出血,针刺的部位全部出血不止,这样下来麻醉做不了了。

  这时候她的腹部已经开始隆起来了,我们只能启动应急预案,没有时间一步一步消毒。我直接就带了两副手套,穿上白大衣,用碘伏一铺、一撒,一刀就下去了。正常从开刀到出孩子应该在一到两分钟,这个孩子20秒就出来了。

  

 

  

 

  述说起生涯最难忘的事件,不禁感慨

  这种情况下真出事儿了,不怕吃官司吗?

  当然怕了,但是我选择的是救人命,只能采用应急的预案。皮下分腹直肌前鞘、腹膜、子宫,这分了好多层,我一刀下去就到了腹腔,再一刀子宫就开了,一打开子宫,血都喷到了天棚上了,哗的一下,全都是血。她的胎盘已经剥离了,孩子出来有窒息,我们马上再去抢救。妈妈当时腹腔里全都是血,鼻子也出血,牙龈也出血,我们迅速和血站联合,同时进行DIC的急救,最后抢(抢救)了8个多小时,救活了。半夜3点开始,完事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。

  职业生涯里经常在心里回响吧?

  这个病例给我自己一个很大的鼓励,再之后我对重患有了信心。那个时候绝对是冒着巨大风险的,“绿色通道”对于抢救一个病人真的重要,全院上上下下的支持,所有的抢救都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完成,所有的部门都为他打开通道。另一方面,能不能做的精准甚至完美则在于专家的硬实力和经验,我2002年开始当的科主任,已经有10年主任经验了,但是这种病例我还是第一次碰到,无法按到书本上的框架流程去走,所有的步骤都是我在拿主意。DIC一般也有个过程,但这种“瀑布式”的情况爆发真的很少见。

  医院的安全体系建立是不是没有上限,需要不断积累和升级?

  没有,永远没有,产科你在产前检查没有任何问题的情况下,生产都是存在着风险的,最紧张的还是医生,羊水栓塞和产后出血有时候是难以预见的,有时候和孕妇个人的体质有关联的。

  

 

  

 

  忆当年,美德因医院的验收工作正是刘伟做的,她一直记得这家医院“有味道”

  这一下是不是就火了?

  中央台也来采访,直播生活也来了,我还刻了个碟,全国十大白衣天使也选上了。

  产科医生难当吗?

  所有科室比较,产科医疗纠纷排在前面的,第一个,它是大人孩子两条命,第二个,它是突发事件,充满着不可预料。要当产科医生,首先他要是个非常非常有责任感的人,然后他要细心、认真,最后要有奉献。

  

 

  

 

  刘伟写给微信读者和各位准妈妈的寄语